广州市8岁女孩课间时误用装过水晶泥的杯子喝水,紧急送医;深圳市一年级男孩误将同学带来的遇水会膨胀的“水宝宝”当作糖果吞下,导致严重的肠梗阻……近日,教育部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工业与信息化部、全国妇联四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通知,要求逐步加强儿童玩具和学生用品安全管理,加大“网红”玩具、学生文具用品抽查检查力度,严禁劣质有害产品进入校园。“网红”玩具管理存在哪些难点?如何协同各方力量推动有关部署落地见效?记者做了采访。

  “这是孩子最喜爱的玩具。”在一家小学附近的文具店,店主向记者热情推荐几款玩具,包括激光笔、史莱姆胶泥、萝卜刀等。

  据了解,这类玩具批发价大多在5元以内,销售十分火爆。“单独一种萝卜刀,每个月就能给我们大家带来上百元的利润。孩子们买得开心,我们能挣钱。”店主说,准备过两天再去批发市场进一些货。

  除实体店外,这些“网红”玩具在线上店铺更为畅销。记者在某网购平台上发现,多家售卖“网红”玩具的店铺使用了具有吸引力的宣传标语,并在链接中添加了产品操作教程视频,一些品类总销量超过10万。

  一名教师和记者说,自己所在的小学曾多次向学生强调这些玩具的危险性,但据她了解,不少孩子或多或少地购买过,“我们没办法要求附近商家停止售卖,有的家长也会从网上给孩子购买各种流行的‘网红’玩具”。

  同时,“有些产品设计复杂,可以让学生拿来当作文具使用。”高老师是一名初中班主任。在日常教学管理中,她发现,由于缺少对于“危险有害玩具”的界定标准,教师们很难判断哪些产品存在设计缺陷和安全隐患。

  针对这些现实问题,此次通知精确指出,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要压实生产销售企业主体责任,不断促进产品质量提升。同时,要加大质量安全监督管理力度,加大“网红”玩具、学生文具用品抽查检查力度。教育行政部门要会同公安、市场监管、城市管理等部门开展专项治理工作,“重点查堵存在物理危害、化学危害、可燃性危害以及不良行为引导的玩具产品和学生用品,为青少年学生身心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”。

  “合理挑选适当玩耍,莫让玩具引发悲剧。”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门口看到,一块大大的宣传展板上,清晰地印有几款曾多次致人受伤的玩具的图文介绍。到了放学时间,许多学生拉着家长凑上前去仔细阅读。

  该校德育主任向记者介绍,除了这样的宣传活动,他们还会主动与家长做沟通合作,及时有效地发现并解决管理难点,共同引导学生正确识别和自觉拒绝危险有害玩具。

  一名家长向记者表示,孩子在去年秋季刚入学时,班主任就在家长会上要求,不让孩子带任何玩具到校,笔袋、书包等用品也要购买基本款,不得带有玩具功能。

 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不仅许多学校禁止学生将玩具带进校园,而且在通知颁布后,多地多校还开展了对危险性文具、“网红”玩具及危险物品等的专项排查,并举办各种主题活动,引导孩子向危险有害玩具说“不”。

  “除了堵住危险有害玩具进校园的通道,学校还能够最终靠提供优质的游戏和玩具来吸引孩子,让那些危险有害玩具没有‘用武之地’。”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学习科学实验室执行主任尚俊杰建议,学校能够最终靠开展相关课程和活动,培育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,帮助学生了解流行文化特点、提高安全意识。

  “要禁止危险有害玩具进校园,除了教育学生不要购买与使用,更应该禁止公司制作及向未成年人销售危险有害玩具,明确生产标准、企业责任与相关处罚措施。”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,严控玩具的生产与销售环节是从源头上治理问题的关键。

  一方面,“网红”玩具更新迭代速度快,部分生产和监管标准已经滞后,不足以对市场上所有玩具都起到有效的约束作用。熊丙奇建议:“有关部门应结合‘网红’玩具目前的发展特点,加强完善有关标准,给公司可以提供严格的生产指南。”尚俊杰提出,可以加强对玩具、文具和教具的研究力度,“希望国家有专项资金和政策扶持研发与研究,支持正规企业设计生产出更多安全、绿色、益智的产品,能够让更多孩子从优质玩具中受益”。

  另一方面,“‘网红’玩具的治理难题也暴露出未成年人保护的社会困境。”熊丙奇建议调整优化立法,能够准确的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中有关儿童玩具的相关规定,作出进一步补充,并明确商家应承担的相应法律责任。

  在熊丙奇看来,有法必依、执法必严也是处理问题的关键。“要严格审查商家有没有生产与销售未成年人用品的资质,还要采取手段,尽早发现那些不符合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需求的劣质玩具和文具,并严格追究生产商和销售商的责任。”

  确保儿童玩具安全,家长也要注意“消费排雷”。“在给孩子购买玩具时,在正规商店来挑选,并注意玩具的材质、生产标准、使用年龄限制等信息,以确保孩子健康。”熊丙奇说。